bet9九州体育线路 > 娱乐超级奶爸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被调包的宣德炉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被调包的宣德炉

        “好!”

        月月眨眨眼,忽然觉得幸福来得真是太突然了。

        本来只是要宣布他自己做小队长了而已,没想到自己的愿望就实现了。

        “还有什么愿望啊?”刘子夏靠在月月身边,问道:“今天爸爸、妈妈,可以答应你所有的愿望!”

        刚刚月月说出那个愿望的时候,刘子夏感觉从心底里有一种触动。

        小姑娘才这么小,如果父母不能时常陪在她身边的话,那至少每周也要腾出一天的时间来,好好地陪陪她吧?

        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那月月得多失望啊?

        还有,阳阳的年纪也还小,这要是时常看不到父母的话,恐怕每一次见面,都得重新认识一次。

        这对孩子也是不公平的!

        回头,等李梦一的戏拍完了,得和她好好商量一下这件事才行!

        听到刘子夏的话,月月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说道:“爸爸,我就只有这一个愿望!只要这个愿望能够实现的话,我就特别特别知足了呢!”

        “月月真乖!”刘子夏的眼神变得特别温暖起来。

        “嘻嘻,因为我知道爸爸、妈妈对我最好了,所以我很乖啊!”

        月月欢呼了起来,刚刚的失望情绪一扫而空,兴奋地就像是一直百灵鸟一样。

        看到月月的小模样,涵涵也是充满羡慕的。

        似乎感觉到涵涵羡慕的情绪,郎文星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小声地说道:“涵涵,爸爸下个月也带你去!”

        “嗯嗯!”涵涵眼睛里泛着涟漪,连连点头。

        ……

        一顿饭一直吃了有奖金两个小时,马上就到9点了。

        云美娜、程思琪她们娘俩在餐厅、厨房里面收拾着,郎文星和刘子夏在客厅陪着李云莛喝茶聊天。

        月月和涵涵两个小姑娘,这会儿已经去洗澡了。

        两个小姑娘从小就在一起玩,一起洗澡就跟吃饭、喝水一样寻常。

        “子夏,我听说你们在搞一档叫《寻宝》的综艺节目,是吧?”

        李云莛泡着功夫茶,一边给两人沏茶,一边说道:“昨天的时候,在潘家园整得还挺热闹的。”

        “对啊,干爹!”

        刘子夏还没来得及说话,郎文星就抢着说道:“您是没瞧见,现场那可是老多人了,一个个全都拿着家里的宝贝过来请几位专家们鉴定。”

        “都是真的?”李云莛眼睛一亮,问道。

        “不是!”

        刘子夏摇了摇头,说道:“爸,那些拿着自家宝贝过来参与鉴定的藏友,其实也是为了看看自己收藏的东西是不是真的,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人,是不知道自己的藏品,究竟是不是真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

        李云莛了然地点点头,突然说道:“对了,我看昨天的新闻,你是不是也在潘家园淘到一件宝贝?”

        “对!”

        说起这个,刘子夏就笑了起来,道:“我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像是个破铜烂铁的东西,敲开外面的伪装,里面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宣德炉,而且还是真品!”

        “宣德炉啊!”

        李云莛手里一抖,差点把刘子夏那套从金陵带回来的,价值好几十万的紫砂茶壶给摔了。

        郎文星看得脸皮一抽,差点叫起来。

        他可是知道,这玩意要是把壶给摔了的话,是要损失不少钱的。

        当时,刘子夏是把这套紫砂茶具拿到工作室了,后来郎文星劝刘子夏说,不要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留在工作室。

        被人偷、盗的话,这一点完全不可能,但要是一不小心给摔了的话,那不得心疼死啊?

        刘子夏一琢磨,还真是那么回事,所以就把紫砂茶具给带回了家。

        郎文星上前一步,把紫砂壶接了过来,问道:“干爹,您也知道宣德炉?”

        “太知道了!”李云莛很感慨地说道:“哎,我在东关的一个老朋友,就是因为宣德炉,搞得自己倾家荡产了。”

        “还有这事?”刘子夏眉头一挑,说道:“爸,是怎么回事啊?”

        李云莛摇了摇头,说道:“那是前几年的事情,我那个老友名叫富忠羽,是正白旗满族人,听说他祖爷爷还是一位没落的清.朝贝勒。”

        在大.清亡了之后,满.清贵族、遗老遗少的,是有不少人都去了东关。

        毕竟大.清起家就是在东关,去了东关,也不过是返回原籍而已。

        “他们这一大家子,从老一辈手上流传下来好多的古董物件,只不过因为后人不孝,一些物件被他们给卖了,或者送人了。”

        李云莛继续说道:“我这位老友家里,祖上继承下来的是一件做工精致的宣德炉,不过并不是真品宣德炉,而是明宣德年间的仿制品。当时因为他家儿子结婚,手头没有那么多钱,所以就打算把宣德炉给出手了。”

        听到李云莛的话,刘子夏点点头,说道:“大.明宣德年间的仿制精品,就算是放到现在的话,上拍卖会也能卖个几百万的。”

        “可不是吗!”

        李云莛说道:“当时他找了一家拍卖会想要鉴定一下,问问价格,当时那家拍卖会的鉴定师也是这么给老富鉴定的,并且还给他出具了一份鉴定证明。”

        “这家拍卖行有这么好?”

        郎文星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还没准拍不拍卖呢,就搞这么一手,就不怕所有手里有宝贝的人,都去他们那进行免费鉴定?”

        事出反常必有妖,也难怪郎文星会这么想了。

        毕竟在商言商,据他所知,如果不是确定要进行拍卖的话,人拍卖会的拍卖师,是不会轻易出具这张鉴定证明的,毕竟人家也是专家嘛!

        “当时老富一听手里的宣德炉,竟然有那么高的价值,哪还想得了那么多啊?”

        李云莛苦笑了一声,说道:“当时他也没说拍卖,丢下一句‘我再想想’之后,就抱着宣德炉回了家!

        当然了,他回家和家里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把宣德炉去那家拍卖会给拍卖了。

        可谁想到,第二天他再去的时候,人拍卖会的鉴定师,竟然说老富那件宣德炉只是一件现代的仿品!”

        刘子夏愣了一下,说道:“这怎么可能呢?之前鉴定不是还说是真的吗?怎么这才隔了一天的时间,明宣德年制就变成了现代仿品?”

        “开始的时候,老富也是一脸愤怒地质问他们,但是当时拍卖行让他出示昨天拍卖行开出来的,有关宣德炉的鉴定证书。”

        李云莛继续说道:“等老富把鉴定证书拿出来之后,拍卖行的鉴定师,直接把证书上的照片,同老富手上的宣德炉进行对比,结果这一对比,就出现问题了。”

        “什么问题?”郎文星也被李云莛讲的故事给吸引进去了。

        “老富手上的宣德炉,竟然和照片里的不一样!”

        李云莛说道:“尽管只是细节上的微小差距,不仔细对比的话看不出来,但是这一对比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当时老富仔细看这尊宣德炉的时候,就知道,这尊宣德炉不是自己家的那尊!”

        宣德炉毕竟是富忠羽家里的物件,自家宝贝长什么样子,别人不清楚,难道他还不清楚吗?

        “那怎么可能呢?”

        刘子夏立马说道:“东西一直都在他手上,是不是他的,他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可能不是他们家的那尊炉子。”

        “说的是呢!”

        李云莛也跟着点了点头,“而且就在临出发之前,老富还拿出来看了看,拍了几张照片呢,他非常确定在出发之前,那尊宣德炉还在他手上。”

        郎文星眨了眨眼睛,说道:“那还真是见鬼了,难道这宣德炉还能自己长腿,跑路了?”

        “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了,鬼的?”

        刘子夏翻了个白眼,说道:“依我看啊,应该是他在去到拍卖行的路上,或者干脆在拍卖行里的时候,宣德炉被调包了。”

        “众目睽睽地,怎么调包?”

        郎文星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他说道:“除非是有鬼帮他!你们网络小说里,不是有个说法,试讲神鬼术法的,叫什么‘五鬼搬运术’吗?没准就是那个呢!”

        “你快得了吧!”刘子夏没好气地说道:“你说你一个无神论者,将这些东西合适吗?”

        郎文星怼道:“怎么不合适了……”

        见刘子夏和郎文星跟那儿讨论神鬼问题,李云莛哭笑不得地说道:“你们这俩小子,还听不听我讲了?”

        “听听听!”

        刘子夏和郎文星连忙点头,老老实实地不再说话了。

        “在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老富心态立马就炸了,他开始反复琢磨,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李云莛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后来,还真让他给想到了!在早晨去拍卖行的时候,他儿子开着车在路上出了一次事故,他把一辆送货的厢货车给刮了。

        当时人厢货车司机不干,一直揪着老富他们不放,而且对方人也有七八个,就算他们当时想离开,也脱不开身。

        两边人纠缠了半天,最后老富不得不丢出1000块钱了事。”

        “爸,您的意思是说,当时宣德炉就是在这个事故中被他们给调包了?”

        听着李云莛刚刚说的内容,刘子夏突然觉得在哪里好像听到过,或者说是看到过。

        “除了在那个事故中被调包了,还能在哪?”

        李云莛说道:“事后他到了事发地点去看了一下,发现在路边的一家商铺门前是有摄像头的,所以他就调取摄像头看了看,还真像他想的那样。

        在前面司机和同伙纠缠住老富和他儿子的时候,后头有人绕过车子,偷偷打开了车子的副驾驶门,从副驾驶位把装在盒子里的宣德炉给掉了包。”

  /a/98/98645/514837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uizhimedia.com。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
网站地图

bet9九州体育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