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体育线路 > 大唐第一村 > 第三百四十二章:八方云动(上)

第三百四十二章:八方云动(上)

        议政殿内。



        席云飞坐在案上埋头书写着什么。



        旁边马周正在汇报‘抄家’的战果,这朔方西城的贪官污吏,比之朔方东城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郎君,那襄州席氏哪怕不是您的主家,我们也不好这般怠慢吧?没准往前几百年,都是一家子出身呢?”



        “往前几百年?”席云飞眉心一蹙,后世出了三代,就算是血亲也几乎没有多少交集了,何况:“当初我们一家过得穷困潦倒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来认亲?算了,别管他了,你赶紧来看看,我这个公交线路画得怎么样?”



        马周毕竟自小熟读四书五经,对这些宗族礼制也颇有研究,而且古人讲究忠孝,他也只是怕席云飞被人骂成不忠不孝之人。



        占城不还,是为不忠,不悌宗祠,是为不孝。



        好家伙,要是有心人这么一宣传,席云飞不是两样都占全了?



        马周急的心慌意乱,这名声要是臭了,以后想洗白可就太难了啊。



        可席云飞是什么人?



        作为穿越者,最不在乎的就是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把日子过好,过舒服了,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马周见席云飞拿着一张宣纸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也不好再劝,其实席云飞说的也没错。



        当初你对我爱搭不理,今日我让你高攀不起。



        人家连皇帝都敢正面肛了,还怕区区席氏一个中等世家?



        不知道跟我们家郎君做生意的人,都是五姓七望这等名门贵族吗?



        马周这么一想,瞬间就舒服多了。



        接过席云飞手里的宣纸,有滋有味的看了起来。



        “呃!”马周原本自傲的神情为之一顿。



        “郎君?你说你这个叫什么图来着?”



        “公交线路图啊?就是付费公交马车行驶的路径,怎么样?画得不错吧?”



        看着手里没头没尾的一堆线团,马周竟然无言以对。



        “那个……要不先开通往返朔方东西两城的马车线路,这城内的路线,等年后咱们再议?”



        ······



        一日有多长?



        或许刚好够一匹快马,从长安赶到洛阳。



        或许只是一个书生,背诵一篇《论语》的时长。



        更者,连农夫犁一块地的时间都不够……



        可是,此时的朔方东城,却收到了席云飞攻下朔方西城的消息。



        要知道,就在前天,还有人与席云飞见过面。



        谁能想到当时温文尔雅,谈笑风生的小小少年,今日会成为这朔方共主?



        朔方东城内。



        博陵崔氏、太原王氏、荥阳郑氏、范阳卢氏、河东裴氏等等等,所有与席云飞有生意往来的家族,都收到了朔方一统的消息。



        同时,席云飞还让马周亲笔书信,邀请他们到朔方西城投资生意,更是许下三年免税的优惠政策,同时拿出两份秘方与他们共享。



        其一,是煤炉与煤球的核心部件,炉膛烧制的配方,还有压煤器无限量供应。



        其二,是水泥的烧制配方,合资建坊,互利共赢。



        关于水泥,李靖与平阳公主曾经劝说席云飞垄断经营。



        但是,席云飞手上有太多好东西,如果全部自己来做,就是猴年马月,他也没办法改变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



        为此,席云飞‘独断专行’的将水泥配方作为股份,邀请了五个世家一起开设水泥作坊。



        利用世家的底蕴,先将朔方需要的水泥生产出来。



        盖房、修路,朔方需要水泥的地方简直不要太多。



        朔方东城,城东,崔府。



        议事厅内,崔贤坐于上首,垂眸思忖。



        奶油小生崔一叶与妹妹崔莺儿坐在下首,正对着席云飞送来的邀请函发呆。



        “九叔……”崔一叶抬头朝崔贤望去,道:“这席小郎君,究竟是何许人也?明明是大唐人,可他行事作风,全凭个人喜好,全然不顾国家大义。”



        顿了顿,崔一叶有些吃味的说道:“而且这朔方东城明面上是大唐领地,可谁不知道,这朔方全是他一人说了算,当初那柴绍治不了他,如今这新来的郡守长孙枳亦是龟缩在后。”



        “还有那雷火,如果能在军中普及,我大唐还会惧怕区区草原蛮族?”



        崔一叶还要再说,却看到崔贤伸手打断了他。



        崔贤毕竟见多识广,对于席云飞占了朔方一家独大的意图,他倒是有几分猜测。



        而且至今李世民都没有任何动作。



        不对。



        崔贤眉心一蹙。



        或许,是李世民有了什么动作,才逼得席云飞占着朔方不还?



        崔贤双眼一亮,如果真相是如此,那就说得过去了。



        席云飞手握李世民都没有的强大战争利器,李世民暗中对他出手,惹得席云飞不爽。



        最后迫不得已,只能占着朔方发展自己的势力,同时还能恶心他李世民一番。



        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嘛!



        崔贤想起家族中,在朝为官,被新兴贵族接连打压的那几个兄弟。



        “哼,有趣得紧啊。”崔贤起身徘徊了数步。



        眼角突然瞥见支着下巴看雪的侄女崔莺儿。



        “呵呵!”崔贤嘴角上扬,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



        离崔府不远的另一座府邸。



        踏踏踏~



        院子里,裴铭骑着二八大杠玩得不亦乐乎。



        自从得了这台二八大杠,裴铭就对这新奇的出行工具爱不释手。



        若不是如今还在朔方东城,他都想尽快回到河东老家,在街上溜达几圈,让那些狐朋狗友们看看什么才是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铭儿,铭儿……”



        “嗯?”



        正在幻想回到河东该怎么装逼的裴铭愣了愣,转头朝院门看去,叔父裴庆正一脸焦急的朝他招手。



        将二八大杠交给旁边的随从,裴铭理了理衣摆,朝裴庆走去。



        “叔父,何事如此焦急?”



        裴庆眉心紧蹙,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你自己看吧,这席云飞真是邪门得很,我现在都怀疑我们仿制煤炉和蜂窝煤会不会引来杀身之祸,铭儿,要不,你先回河东躲躲?”



        裴铭莫名其妙的瞥了一眼焦急如焚的裴庆,将手中书信翻开……



        “可派人探查过真伪?”裴铭蹙眉问道。



        裴庆点头如捣蒜:“查过了,昨日清晨谢映登亲自带领五千铁骑北上,昨日午后就攻占了梁国皇宫,还活捉了梁师都。”



        说着,裴庆从怀里又拿出一个信封,上书‘邀请函’三字。



        “你看,这是那马主事让人送来的,说是要公开煤炉和蜂窝煤的秘方,还有水泥……唉,叔父担心他们这是鸿门宴啊,你说咱们仿制煤炉和蜂窝煤的事情是不是暴露了?”



        裴铭接过邀请函,翻开来看了半响,用邀请函抵着下巴,蹙眉思忖着。



        良久。



        “叔父莫要担心,仿制煤炉和蜂窝煤的事情,估计已经有人告知了小郎君,但他没有停止与我们裴氏的交易,显然是他并不在意,或者说,他根本就看不上这等小买卖。”



        将邀请函翻开,裴铭指着上面的‘水泥’二字,道:“叔父,这才是我们的机会,这水泥用途广泛,而且一年四季都不会出现淡季,就算是为了它,这朔方西城我们也要去走一遭。”



  /a/139/139010/514840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uizhimedia.com。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
网站地图

bet9九州体育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