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体育线路 > 九转炼天诀 > 第八十三章 端木睿的危机 三

第八十三章 端木睿的危机 三

        从端木彻看到的端木睿体内情况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了自己孙子中的毒是什么毒了,当年和斩月楼有过的那次短暂的接触。斩月楼的那位掮客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溶魂之毒,这东西原本在整个大6都是稀罕之物,这世上多的是毒物能够让人魂飞魄散。但是,能够让人的神魂在无止境的疼痛中,一点点的融化,这样的毒药只有斩月楼才有。

        从铁枪门出来的端木神君直接来到了烈阳城,在烈阳城的西北角上,这里叫做安居坊,烈阳城的贫民窟,这里三教九流混杂,除了一些本地的小混混和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老街坊,很少有人会靠近这里。    端木彻直接出现在了安居坊的坊门之外,在安居坊不多的几家商铺中,有一家叫做《百味斋》的老店。这里的房子年久失修,斑驳的墙皮上不时掉落几块墙皮,老眼昏花的老掌柜和自己的小伙计经营着这家不大的小酒馆,在《百味斋》门头上,那块看起来历经风雨有些变型的牌匾上,除了百味斋三个大字之外,在角落上还有一个弯弯的月牙,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那是木头本身的纹路呢。

        端木神君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年轻的小伙子连忙上来招呼。

        “客官,您想吃点什么?我们这里有上好的卤牛肉,卤鸡爪还有自家酿的高粱烧,您要不要尝尝?”

        小伙子努力的推销着店里的酒菜,端木神君穿的虽然只是一件青色的布袍,但是仅仅他头上那根宝光内敛的簪子,就足够这整个坊市的人吃上一百年了。这样的贵客,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小酒馆呢?

        “老朋友来了都不招待一杯水酒吗?”端木神君从自己的衣袖之中拿出一块青色的令牌,丢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向着那个老态龙钟,在躺椅上小憩的老掌柜说道。

        “小三子,你去给这位大爷弄点好酒好菜来吧!这里我来招呼就行了。院子里的梅树地下,我埋了一坛子好酒,你一会去把它挖出来给贵客尝尝。”

        老态龙钟的老掌柜没有睁开眼睛,将自己身上盖着的那件厚厚的兽皮,裹得更紧了一点。

        “是,爷爷~”小伙子答应了一声,扭头走了出去。

        “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啊,你这老杀坯居然还有了后人,只是邪为什么你不告诉他你真的身份呢?”

        “从那天这个任务启动开始,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可惜啊!老头子老了。说的话没人听啊!一个二个的都觉得自己是天才,别人都是蠢材。所以这世上才这么乱。”

        “那我来的目的你也知道了!”

        “知道,可是我帮不上你,只能敬你一壶酒,后面的事情你直接找正主去办吧!反正以你的手段,在这舞阳帝国这一亩三分地上,谁也躲不开你的追索。财帛动人心啊!老头子说与不说你都会找到他们,只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

        “不~不~不~不!还有你们父子二人的性命,你忘记算了。找了这么一天的时间,你们父子二人的性命都保住了。”

        半个时辰之后,端木神君带着自己想要的答案走了,老掌柜原本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裹了裹身上蒙着的兽皮,不知道是在跟小伙计说话,还是自己在轻声的呢喃:“起风了,这天气更冷了,没事还是别出去瞎转悠了。”

        固阳城,斩月楼据点。

        带着一身酒气的端木神君出现在余中的书房中,余中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端木彻。虽然他并没有见过端木彻的样子,但是以他现在无限接近元婴期的修为,面前的人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虽然并没有使用任何的法力,但是仅仅是看了自己一眼,余中就有一种自己浑身上下都被人看穿的感觉,在他的面前余中只觉得自己在裸奔一般......

        “你就是余中?”

        “余中参见端木神君!”

        “你见过我?”端木彻饶有兴趣的问。

        “没有,不过以前辈的身手,还有楼中策划的事情,前辈的身份不是已经呼之欲出了吗?”余中满嘴的苦涩,自己原本心中的侥幸现在没有了,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一个化身神君的能量啊。

        原本以为这个据点万无一失,哪怕是化身神君也不可能现的,现在事情才过去不到十二个时辰,正主就直接找上门来了。面对一个暴怒的化身神君,余中实在生不起一丝丝的反抗之心了。这已经是世俗界中最顶尖的强者了,可能斩月楼中真的有人能够抗衡这样的强者存在,但是那人绝对不在固阳城里啊。

        “你既然知道是我,那么你应该知道我今日前来所为何事?”端木彻伸手在余中的博物架上拿起了一件雕工精美的玉雕,拿在手中仔细的把玩着。

        “这是溶魂之毒的解药,至于委托人,那实在不是小子可以解除的范围。”

        余中很干脆,他一开始就做好了端木彻找上门的打算,这种溶魂之毒每个据点的秘库之中只有一瓶。他自从红蔷离开的第二天,就将这瓶解药带在了自己的身上。

        “很好!看在你这么干脆的份上,你自裁吧!后院的那个孩子是你儿子吗?很可爱,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把这个据点里那些碍眼的小虫子解决掉,你儿子可以活下去。”端木彻的声音之中满是云淡风轻,到了他这个境界,他原本就不甚喜欢杀戮的性子,面对一帮还不到元婴的小蚂蚁,实在没有出手的兴趣,既然这个余中这么识趣,那么久交给他办吧!

        “多谢前辈!”端木彻走出书房的那一刻,余中已经磕头如捣蒜了,今天端木彻只是要这个据点里的这些人死,放过了余中才五岁的孩子,余中的心中已经在没有任何的不满了,都说祸不及妻儿,可是如今这个豺狼一般的世道,哪里还有人顾念这些。不说斩月楼的其他杀手,就算余中自己手下到底有多少桩的灭门惨案,恐怕余中自己都记不清了。所以,在端木彻放过他儿子的一瞬间,余中心中再没有一丝的犹豫了。

        “解药来了!”

        药无尘再一次渡修为给端木睿,原本就已经有些苍白的脸色,此刻更加的难看了。在这打听之中,唯有药无尘和端木哲二人身负木属灵力。但是,端木哲虽然有木属灵力,但是现在的端木睿经不起任何的灵力反噬。

        药无尘凡不敢有任何的一丝大意,所以几次婉拒了端木哲想要为自己的儿子渡修为的决心。就在药无尘身心俱疲的时候,端木神君终于到了。

        “真君,你来看可是此物!”

        端木彻将手中的玉瓶递给了药无尘,药无尘连忙伸手接过,从玉瓶之中倒出一枚淡青色的丹药,丹药出一股刺鼻的气味。

        药无尘皱着眉头,然后伸手从被子里拿出端木睿的右手,用银针刺破端木睿的中指指尖,从桌上拿起一杯清茶接了一滴端木睿的指尖血。然后,从那丹药上,小心的用银针挑下一点点,放入清茶之中。

        原本漆黑一团,如同黑水晶一般的血液,在接触到银针的瞬间,开始了剧烈的反应,杯中的清茶如同煮开了一般,不停的翻滚着。片刻之后,那一滴如同黑水晶一般的血液,终于再次变回了原本应有的殷红色。

        “没错!就是他!”

        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端木睿的小命终于保住了!

        “苍天垂怜!苍天垂怜!”溧阳长公主已经泣不成声了,端木世家子嗣艰难,端木哲和溧阳长公主结婚多年,膝下唯有这一子。溧阳长公主从小对端木睿真的是疼到了骨子里,这次端木睿被端木哲配到铁枪门,人前虽然溧阳长公主给足了丈夫面子一言不。

        但是,在儿子走了之后的半年多的时间里,端木哲这个堂堂的端木世家的掌控者,整整的睡了半年的书房啊。虽然这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也,但是可见端木睿在溧阳长公主心中的地位。

        “没事了,没事了!先让真君给睿儿解毒吧!”端木哲上前小声的劝慰着。

        “咳~咳~咳~,那个我们这些人都去外面等着吧!乘风,你留在这里帮药师兄打打下手吧!”

        尉迟震很是尴尬的干咳了几声,然后吩咐和药无尘关系最亲近的吴乘风留在房里帮忙,带着剩下的闲杂人等走出了静室。将整个房间留给了端木睿一家人,此刻的铁枪门中还有一大堆善后的事情要处理。

        就在铁枪门的掌门大寿期间,居然有人在铁枪门中刺杀了铁枪门的弟子,然后居然扬长而去!这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铁枪门所有人的脸上。

        “出了端木睿之外,还有别的伤者吗?”尉迟震闷声问道

        “结果刚刚出来,出了端木睿这外,我们门中所有弟子都安然无恙,只是天涯海阁若虚神君的弟子不见踪影......”李默风沉声说道。

        “若虚神君的弟子?”尉迟震重复了一遍,神情严肃不知道在想什么.

  /a/138/138987/514839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uizhimedia.com。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
网站地图

bet9九州体育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