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体育线路 > 循霸三国 > 第154章 开诚布公

第154章 开诚布公

        七日后,龚姓?人顺利返回宕渠,刘循放心的离开了。

        等回到涪城后,刘循先去了兵营,兵营里一切正常,张任没有辜负他的信任,每日都督促将士们操练。

        张任激动的说:“主公!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平定了?人,真是可喜可贺啊,这样一来来年出兵汉中,我们也能增加不少战力。”

        张任是看着刘循长大的,虽说刘循打败了刘备,可接管益州这个千钧重担,张任还是有些不放心,暗暗替刘循捏了一把汗。

        想不到,刘循上任之后,一切处理的井井有条,广招贤令,使贤任能,让文武官员各尽其能;还顺利安置了几十万回迁的百姓;连荒废了几十年的阴平道、左担道,郑度也正在带人修理疏通;刘循自己更是一刻也不闲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是平定了拥有十几万之众的?人,收拢新兵近两万人。

        刘循把手中的长枪交给王虎,吩咐道:“你亲自去一趟军械坊,找最好的铁匠,把我这条枪重新打造一下,分量现在有些轻了。”

        王虎试了试,暗自感叹,“一点都不轻,主公这么快就嫌分量不够了,看来主公的气力又长了不少。”

        “再加几斤的分量?”王虎问道。

        “六斤吧。”

        王虎惊愕的瞪大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再加六斤,那可就是七十二斤了,这又不是刀,到时候能舞的动吗?

        刘循摆了摆手,“你只管照我说做,去吧。”

        等王虎离开后,张任陪着刘循继续在兵营巡视。泠苞邓贤等人也都没有闲着,每个人各自操练一队人马,有的在训练拼刺、有的在练习射箭、有的抓着绳索攀援树木岩石,即便是严寒深冬,不少人依然身上身上汗流浃背,直冒热气。

        见到刘循,邓贤等人纷纷上前打招呼。

        等刘循走过去之后,邓贤把泠苞拉到一边,小声的说道:“听说了吗?八蒙山一战,主公大获全胜,不仅杀了?邑侯杜?C,让朴胡拱手投降,还收降了两万名?人的壮卒。”

        泠苞连连摇头,“我本以为主公不带我们去,有点冒险,想不到战事竟如此顺利,主公之能,我等远不如也!”

        邓贤赞同的说:“是啊!主公带着几个降将还有几个新近招募的新人,竟然把困扰益州几十年的?人给平定了,我们都小看了主公。”

        泠苞、邓贤等人暗暗称赞,低下的将士也无不心悦诚服,对刘循更加崇拜。

        而这正是刘循想要的结果!

        上一次打败刘备,刘循虽然赢了,但侥幸的成分比较多。

        刘备孤军远征,粮草短缺,又得不到援兵救助,有很多不利的因素,加上刘循的身边还有众多西川名将奋勇杀敌,这才能够使得刘备一败再败,最终被逼入绝境。

        转了一圈,回到大帐,刘循屏退左右,面对亦师亦友的张任,他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全盘托出,告诉了张任。

        刘循道:“我这次出兵之前,您一再劝阻,说?人骁勇,又占据山川险隘,极难对付,可我却执意进兵。劝不住我,您非要让我把你们都带上,可我还是没有采纳您的意见,师父!你还在怪我吗?”

        “师父?”

        这个称呼只有刘循在张任身边学武的时候他才会听到,但现在刘循做了益州牧,张任早就不敢奢望了。

        愣了一下,张任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中,当别的孩子还在父母的身边享受宠爱的时候,刘循才几岁大便吵嚷着跟在了他的身边,从8岁到2o岁,刘循一多半的时间都是跟在张任的身边。

        “你现在是益州牧,是我们的主公,末将实在惶恐,万万承受不起。”张任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刘循急忙伸手搀扶,“你我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在外人面前我是益州牧,但师父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师父。”

        张任感动的眼圈都湿润了,声音哽咽的说:“当年先主见你酷爱枪棒,便让我亲自教导你,想不到,你我两人缘分不浅,这一教就是十几年。不过主公你现在长大了,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你是君,我是臣,日后还望主公不要再这般称呼。”

        刘循点了点头,心情沉重的说:“我记下了,但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恩师,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张任感动的无话可说,心潮起伏,心里久久无法平静。

        过了好久,张任才自责的说:“是我低估了主公的能力,臣有罪,险些误了主公的大事。”

        刘循扶着他坐下,感激的说:“您没有错,?人的确很难对付,你久经战阵,虑事周全,之所以一再劝阻,也完全是为了我考虑,可是张公,这一战,我有非打不可的理由。”

        张任不想让自己再喊他师父,刘循只好改口称呼他张公,而在心里,依然把张任当成老师来对待。

        整个益州兵能让刘循这么称呼的,屈指可数,郑度算一个,张任算一个。

        张任道:“主公思虑长远,是担心若不尽快收服?人,日后对付张鲁,出兵汉中之时,会腹背受敌,后方不稳。”

        刘循摇了摇头,“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看着张任,刘循直抒胸臆,开诚布公的说:“过了年我也才二十一岁,家父把益州交给我,我责任重大,资历浅薄,恩信未立,难以服众。所以我拒绝了您的劝阻,执意出兵,就是想让益州的文武看一看,我刘循有能力担起这份重任。”

        张任心情非常激动,握紧拳头怒声道:“主公!哪个敢不服你,我宰了他!”

        张任忠心可鉴,即便刘璋那么懦弱,他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过,现在对刘循更是一片赤胆忠肝,自然不允许有人对刘循心生他念。

        刘循道:“这么做可不行,总不能谁不服气就收拾谁吧。治国如同治兵,想要别人心悦诚服,就必要拿出让人闭嘴的实力,邓贤、泠苞、刘?、包括张公您,你们这些人久在家父的身边,经验资历比我多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就说您吧,之所以一再劝阻,何尝不是在担心我能力不够呢?”

  /a/138/138676/515055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uizhimedia.com。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
网站地图

bet9九州体育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