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体育线路 > 从1983开始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交流会

第二百九十九章 交流会

        书房内,茉莉茶甜,金蟾吐着烟。

        金蟾便是那茶宠,里面可放香,从嘴里冒出来。烟气缥缈笼罩蟾身,栩栩如生,在这夏夜竟有了几分玄妙之感,仿佛时钟都开始迟缓了一秒钟。

        许非放下两部,在本子上写下一行字:“《雪山飞狐》剧本初稿。

        时间顺序:胡一刀结识夫人,怀有身孕,胡斐出生,接《雪山飞狐》客栈情节,与苗人凤惺惺相惜。

        夫妇二人身亡,平阿四抚养胡斐,接《飞狐外传》,结识程灵素、袁紫衣,接《雪山飞狐》苗若兰情节……”

        没错,他心心念的合拍剧,正是91版三地首次合作的《雪山飞狐》。

        “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长路漫漫,踏歌而行,回首望星辰……”

        在本剧之前,港剧吊打台剧,本剧之后,台剧忽然通透,开启了本地制作+大陆山水的牛逼模式。

        不仅造就了辉煌的九十年代,更在《流星花园》成功转型,以一系列狗血偶像剧大杀四方。

        许非特喜欢这版《雪山飞狐》,长白山实景拍摄,银装素裹,大气磅礴,吊打tvb的塑料瀑布。

        尤其迷恋程灵素,以至于后来的《雪花神剑》,为喜欢梅绛雪还是聂小凤苦恼不已。

        后来发现想多了。

        91版飞狐和94版《倚天屠龙记》,就“人生短短几个球啊,不醉不罢休……”那个,堪称台湾金庸剧的两大巅峰。

        当然回过头看,还是有不少毛病的。

        比如程灵素死的时候,胡斐抱着她说:“二妹,你还这么年轻,就为我牺牲了。”

        比如吃两个馒头就给人家十两金子,前后几十次出现的客栈,场景一模一样,老板一模一样,连店小二都没换过……

        《飞狐外传》讲胡斐少年时的故事,《雪山飞狐》讲胡一刀和胡斐成熟之后的故事。

        结尾还留了个关子,胡斐要砍苗人凤,这刀是砍还是没砍啊?

        他迷茫了……

        你迷茫个粑粑啊!剧本这么写,得让人喷死。

        许非现在就是把两部融合到一起,再来个圆满结局。

        说实在的,他觉着自己那点底子,快被胡同掏干净了,下部戏肯定要换风格,何况还有现成的饼。

        按正常发展,台湾三大制作人之一的周游,明年会提出跟大陆合作拍戏的计划。他打算早点提出来,剧本先写好,尽量多争取一些话语权。

        主导是不可能的,一个是经费,肯定湾湾出大头。第二是技术设备,也肯定人家先进。

        这边能提供的,无非场地和人手。但还必须得拍,特别“两岸三地演员首度合作”这个气势,一定要有。

        如此规模庞大,政治正确,促进交流的影视作品……别人攒不出来,我能。

        这叫资本。

        …………

        8月2日,晨。

        于佳佳带着摄影记者早早赶到大菊胡同,这片她来过,正是《胡同人家》的拍摄地,好像在,在……

        她站在门前惊奇。

        没记错的话,26号应是那大杂院,现在门锁着。旁边的院子却敞开,新换的铁门,甚至还带点漆味。

        于佳佳进去就一惊。

        门口靠墙围了一圈篱笆,种了些花花草草,碎石甬路略窄,走几步豁然开朗。敞亮亮的大院,小屋子全扒了,数间大屋窗明几净,里面铺的都是瓷砖。

        一角还搭了个大遮阳棚,摆着几套桌椅,桌上全是水果饮料各式点心。最里边有个月亮门,通往隔壁的大杂院。那院子倒没拾掇,保留着片场格局。

        许非正带着几个京台的朋友忙活,招呼道:“来这么早?九点才开始呢。”

        “你打算干嘛啊?”

        “这以后就是我一据点,有什么小活动应该都在这里搞,多关注关注。”

        “不是,你什么时候装的啊?”

        “就最近,原本准备装住宅,后来有了新想法,这都是扒了重装的。”

        艹!

        于佳佳爆粗,狗大户!

        等了一会,别家记者也来了,到八点半左右,院门口已经堵住。没有老的,全是中青年,数量远超二十,但非常自觉,门开着都不进。

        许非过去,扒着门框开始聊,“我就找二十个,你们这么多人干嘛啊?”

        “凑热闹还不行啊,我们不进。”

        “就是,我陪朋友来的。”

        “哟,那我们还招待茶水点心呢,你们就在外面看着?”

        “我带饭盒了!”

        一个女学生样的妹子,真掏出铝饭盒晃了晃,惹得一阵哄笑。

        这里头有的见过面,大部分没见过,但感觉特熟,不客套。因为他的剧本和文章,就给人一种随意不羁的感觉。

        何况本人也真逗。

        许非瞧人越来越多,影响交通,索性道:“先进来吧,凭证拿好啊!虽然我不忍心,但做事得公正,一会给你们发汽水,找个阴凉地方慢慢等。”

        于是排队检票,来了十九个。

        众人进院,先奔隔壁,活生生的胡同片场。那屋子,那井,尤其那俩树桩子,每人都要过去坐一坐。

        带照相机的拍照,还帮别人拍,完了留下地址,简简单单就成了朋友。

        约莫九点钟,在最大的一间屋子里,活动开始。

        摆了好多座椅,最前面有桌子,许非和于佳佳坐在后面,道:“还剩一个,先不等了,咱们开始。

        我先说说这本书,这是新年茶话会的时候,也请了观众座谈联欢,讲了些东西。然后于大记者,就我旁边这位,说你既然有这么多想法,为嘛不出本书呢?

        我一听这好事得干啊!所以就联系出版社,出版社让我在报纸上试试水,才有了那十篇文章。

        至于这个交流会,主要是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因为我们文艺界开会,这个那个,讨论电视剧怎么拍,怎么为观众服务,怎么受观众喜欢,结果没一次请观众来的……”

        “哈哈!”

        底下大笑。

        于佳佳踹了他一脚,许非咳嗽两声,“明白这意思就行。今天除了跟你们聊聊天,还有个事情想……”

        正说着,忽见一人匆匆跑进来。

        大高个,看上去比自己都高,穿着短袖长裤。头发很秃,偏偏还三七分,使得三七的夹角就更秃。

        大鼻孔,厚嘴唇,嘴好像合不上,露出里面的牙齿。总之长的特丑,丑中还透着点玩世不恭。

        他扬着邀请函,跑的急,说话节奏却很柔,“不好意思,迟到了。”

        “没事没事,请坐。”

        许非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三秒钟,才道:“还有个事情想请你们帮忙,一会再说。

        今天这个交流会呢,不正式,随便聊。

        我有问必答,不想答的我就说不知道。反正围绕这本书也行,围绕影视行业也行,谈外国的作品也可以,不用拘束。

        我先简单问一个,你们都爱看什么样的影视剧?”

  /a/136/136966/514838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uizhimedia.com。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
网站地图

bet9九州体育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