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9九州体育线路 > 我夺舍了魔皇 > 603.物是人非

603.物是人非

        “今次转生,未曾从头开始,而是尝试夺舍的办法,以至于生出不少坎坷,我也是近些天才能行动自如,来见云老,实非有意怠慢。”

        江懿徐徐说道:“之所以一直等到这一世才来见云老,却是因为此前自身神魂迥异,我自己都一直没能弄清楚身上究竟发生什么。

        虽然都说至尊闭关,但同幽冥神纠缠不清,总还是不希望有太多人了解我的状况,并非信不过云老,否则不至于连番求见,些许苦衷,还望云老见谅。”

        老剑仙闻言,没有开口。

        对方言下之意,显然是指,传说中的至尊已经不在了。

        “一方面原因在于至尊,另一方面也在于那幽冥神。”江懿目光有几分幽深:“多年摸索,总算小有收获,让我摸清楚这神魂轮回之劫的几分底细,但偏偏,我能感觉到,她似乎也重新在红尘界现身了。”

        老剑仙听到这里,目光微微一凝,注视面前中年男子。

        对方轻轻点头:“这么多年以来,我时不时,便能感觉到她的存在,虽然无法确定其具体位置,但我肯定,那确实是她。”

        略微顿了一下后,江懿补充说道:“就像是她也时不时会把视线转到我这里,在观察我神魂的变化状况一样。”

        说到这里,他似乎笑了一下:“感觉,像是也在揣摩尝试什么,而我则是她试验的一部分。”

        所以,他触动那神魂轮回之劫,设法加以利用的时候,对方也不阻挠?

        “她是谁,在哪里?”老剑仙问道。

        江懿摇摇头:“这些,我都还没有头绪,她是否真的是女子,其实我也不能肯定,只是当年见过一面罢了。

        现在虽能感受到她似乎重新在红尘间现身活跃,但也仅限于这方面有所察觉,但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也不了解其当前详情。”

        老剑仙重新沉默,没有出声。

        江懿口中说得轻松,但话语间流露的信息则让人不寒而栗。

        针对江懿,或者说杨青士傅晨慕容明这样的巨头强者,竟完全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难以反击。

        这幽冥神的力量层次,着实骇人听闻。

        “或许,她很快会再次消失,但眼下不得不防。”江懿徐徐说道:“直至今日,我仍不知她意欲何为。”

        “还有跟你一样的人吗?”老剑仙开口问道。

        江懿摇头:“目前尚未发现,想来即便有,也心有顾忌,不敢轻易告与人知。

        即便不提至尊对幽冥神的忌讳,只是天魂震颤被元冥归宗石所克制的问题,就让人不敢泄露这秘密。”

        天魂震颤之象,令人魂魄灵动,有益于修炼。

        但元冥归宗石这个大克星却不得不让人顾忌。

        谁也不想变为别人的奴隶,为人所控制。

        老剑仙人品相当过硬,江懿才能跟他无所顾忌的谈论这方面。

        “那幽冥神的心思难以揣度,云老也请提防。”江懿言道。

        “你有心了。”老剑仙点点头,然后问道:“你今日来,除了提醒老朽有关这幽冥神的事情,还有其他目的吗?照你方才所言,你不仅怀疑至尊已经不在,连陈洛阳至尊传人的身份,也在怀疑吗?”

        江懿坦白的说道:“云老面前,不说假话,当初和你们一起前往那黑暗洞天,我也是冒险一试,原抱着向至尊坦白的打算,请至尊出手惩治那幽冥神,解我神魂轮回之劫。

        至尊若是被触怒当场抹杀我,也是我命里该有此难。

        不曾想,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我确实对陈洛阳的身份有所怀疑,不过现在还有很多疑团没有解开,所以也不好下定论。”

        虽未明言,但老剑仙知道他在指什么。

        首先,毫无疑问,黑暗洞天里若是真的只有个空架子,那江懿也不用落得个提前转生,夺舍何森的下场了。

        实打实的拳头打在脸上直接把人打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是,这出拳的人,却未必是那位传说中的至尊了。

        否则很多疑点,无法解释。

        这就牵扯到另一个问题。

        是陈洛阳本人狐假虎威?

        还是另有人在背后主持,那个姓陈的年轻人也只是以为自己当真鸿运齐天得至尊收为门下弟子?

        前者暂且先不论,可如果是后者,那么现在假冒至尊的人,究竟是谁?

        别人也就罢了,但如果是另一界的至尊,别有用心呢?

        “记得你方才曾提及,青牛观俞观主,当时也与你一起去了那里?”老剑仙徐徐问道。

        “不错,我与凌宫主俞观主一同前往。”江懿叹息:“如无大的意外,凌宫主当时同我一起遭劫,很可能真的遇难了,俞观主那时候则在跟别东来纠缠。”

        他微微苦笑:“在我和凌宫主一起遭劫后,那里再发生什么,我就不大清楚了。”

        借何森之体重生后,在红尘中行走,青牛观当下的状况,江懿也有所耳闻。

        青牛观自家对外宣称观主闭关,但到底怎么一回事,外界难以判断。

        此前青牛观高手帮助古神教平息郑池之乱,则让江懿隐约看出几分不寻常的意味。

        “不管怎么说,那黑暗洞天,是不能再轻易进去了,否则很可能步我等当日的后尘。”江懿自嘲的笑笑:“至于陈洛阳那里,试着寻合适机会再跟他谈谈吧,不过看起来机会也不好找,不曾想他因为先天宫得了大便宜,卧龙沙都在那古阵下碰得头破血流。”

        老剑仙静静看着对方:“然则,你已胸有成竹的模样?”

        江懿与之对视,温和的笑道:“红尘事,红尘了,云老莫不是怀疑我会去向清微界娑婆界这些地方求助?

        我当然不会,但自有人会主动来红尘啊。”

        “天少君……”老剑仙微微颔首。

        下次星耀爆发时,便是红尘界里至尊,同羲和界主宰天少君约战的日子。

        届时是龙还是蛇,必然见真章。

        “红尘没有至尊坐镇,未必是好事。”老剑仙徐徐说道。

        “至尊无为而治,包容万千,红尘里虽有不少魔道,但总体来讲,大家都乐得宽松自在,换了其他几位主宰,确实不一定是好事。”江懿微笑着点头。

        黄泉界乃死者世界,不用多说。

        山海界为妖族乐土,侵蚀红尘人间,同样可能有大灾祸。

        清微界娑婆界稍好,但对于道门或佛门以外的人,就难讲了。

        清微界清一色信道,娑婆界人清一色信佛。

        真正得道高人或者佛门高僧兴许不在意这些,但架不住有人在意。

        至于羲和界较为特殊,人族与妖族混杂,但却存在至高的皇族,或者说神族……

        红尘中,魔尊虽然主宰万物,但孑然一身,独自隐居潜修,莫说亲族,连侍从都没有。

        留下别东来当差,是少见的例外之一,但包括别东来本人在内,大家当时都确信只是临时留在那里。

        羲和界则不同,所有人或妖头上,都有一群太上皇压着,天君亲族高高在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除了昔年人皇外,如今至尊对我等红尘众生来说,已经再合适不过了。”江懿看向老剑仙。

        “有些劫数要来时,避是避不过的。”老剑仙语气平静:“诚如你所言,下次星耀之日,一切自见分晓。”

        江懿同老剑仙对视,然后微笑:“是啊,还请云老您接下来多多休养,红尘正道,少不得您作为中流砥柱。”

        “愧不敢当,只求问心无愧已然不易。”老剑仙看向江懿:“你接下来,如何打算?”

        “留在天河,难免惹眼,容易节外生枝,我稍后就不打扰了。”江懿笑道:“具体何去何从,我现在也没主意,就在这红尘中走走好了,这么多年来,青云斋北魏古神教,一直在人群中生活,如今重归自然,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他起身告辞:“以后可能还会叨扰云老,云老莫怪。”

        老剑仙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默默无语。

        昔日,创立青云斋前的杨青士,便是这般来去匆匆,独自一人畅游红尘内外,如闲云野鹤,逍遥自在。

        然后,青云斋主魏皇古神教主……

        到了如今,看似重新孤身一人上路,却再回不到当年了。

        就像他们二人的友谊一样。

        同时代的人已经所剩无几,故友重逢本该是难得喜事,但到头来反而更添遗憾。

        老剑仙心中怅惘,但很快收拾整理心情,平静下来。

        他写下一封信,然后唤来门下一位天河长老吩咐道:“送往北海,交到若彤手里。”

        那天河长老虽不知信中内容,但意识到关系重大:“是,我一定亲手交给周皇,您请放心。”

        对方动身出发后,老剑仙也没有继续留在天河山门休养,而是简单交代门人后,便即动身前往东周皇都天封城。

        待在天封城的“鹤仙”李护霜诧异的看着老剑仙:“云老,您重伤未愈,不在天河休养,匆匆赶来这里,可是又发生什么重大事情了?”

        “消息真假,还有待进一步验证,但确实事关重大。”老剑仙疲惫的叹息。

  /a/132/132138/51483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ruizhimedia.com。bet9九州体育线路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
网站地图

bet9九州体育线路